春天结束了,前天是立夏。
  小区里的绿化区域刚刚被人修剪过,细碎的草叶到处都是。下午的阳光很温和,迎着那颗快要沉没进地平线的恒星看过去,有一些细小的虫子发着微光,用电子围着原子核的方式缠绕飞舞。
  空气里的味道很好闻。让人联想到生命本身。
  一个年轻的妇人领着两岁左右的小孩在小区散步。小孩的头发看起来非常柔软,被阳光照射的时候,有一种通透的光,宛如夕照里的树梢。

活着好难啊。想死。

  这一场梦,都是微红的脸和前列腺液的味道。
 

自由

没有什么要说的话,
没有人想听另一个人说话。
钱都用光了,
放下尊严好像也没有换来资源。
接下来除了跪舔之外,
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呢。

烟没剩几根,
抽完就没有新的。
头晕,犯困,
但是睡醒了又会想要吃饭。
我没有钱买饭,我不愿意睡觉。
冰箱里还有三罐啤酒,
拿出来喝掉。

不能开空调,很快会断电。
燃气也不多,就算热到脸色发红,
别去洗第三次澡。
月底的房租大概可以继续拖,
负债导致的起诉通知,
估计过段时间才到。

如果这周依然不去学校,
延迟毕业的资格会被取消。

有没有别的路可以走呢。

破而后立,审视内心。
或许我不适合做音乐,我的归宿可能是文学。😒

玩通了仙剑四,几乎抑制不住的泪点是决战前璇玑扑在积雪里小小的尸体。

  一觉睡醒,猫在不停咬我。混乱的梦境压在心头,窗户没关,屋里漏进冷风和乏味的白光。
  翻身的力气提不起来,想不出时间的正确用法,觉得手里的东西好像都要失去了。心里变得脏兮兮的。
我们怎么能以为自己可以把握未来。

觉得很累,不快乐。
想在干净的大房子里玩游戏,什么也不管。

我对线忽然变得很缺乏进攻性。所以我连续输了四局,又一次掉段。
如果不能在边路炸穿之前先打穿对面中路,我大概就会止步于白银。
除了游戏之外的一切事情,我一句都不想多说。因为已经准备二十投了。

  夏天黄昏的大雨,色彩流淌的城市灯火,某个引人无端回忆的小巷拐角或是二十四小时便利店门口令人心安的暖光线。每次脑袋放空,诸如此类让人难以理解的场景就随机在灵魂视觉里浮现,像任务提示。
  而我早已经结束游戏了。
  数着秒等疲累且不知所谓的明天,撕开一包新的假烟。

解锁初级爵士和弦弹奏术。

记录终究是个很有力量的东西。或许与存在的意义相关。
观察,记录,审美,这是我理解的生命意义。
丢掉好习惯是可惜的。

故步自封,作茧自缚,画地为牢,自寻死路。

消逝的时代

2010年的夏夜,湿润的热空气,绿色背景的qq空间,还有15岁在学校围墙缺口买到的鱼香肉丝盖饭和树叶蒸腾起来的郭敬明式忧伤

团灭

论摩羯座的情话技巧

清晨,我是不是很可爱
是(不耐烦)
我是不是一个聪明的女生

那我是什么
智障
啊?那你是不是喜欢聪明的女生
没有,你要是聪明我可能不会喜欢你
啊!真的吗?
当然是假的啊,你要是个聪明的姑娘我肯定会说谁会喜欢智障啊。
……

  不能这样躺下去,我还欠着钱呢。
  出门捡点儿吧。

这个夏天的下午,身上只剩十块钱。我没有打车,买了一包兰州,一罐可乐,走回家。
  没有依靠和明天,但是快乐。

下午去武警学院演出。
夕阳里汗水和花露水交织出原味的性欲空气,路上挺直脊背的军装姑娘骄傲如小鹿。
这样的温度和质感让我回忆岸边那种叫青春的东西。

  走在晚上九点半的街头,昏黄路灯和晚春的夜风让人有点落寞。
  失去利用价值而被同伴遗弃的时候,我们需要好好想想下顿饭去哪里吃。
  记不清楚在这个春风沉醉的晚上,我是二十一岁还是二十二岁,但是我知道我知道生活有点艰难,梦想有点遥远,而我不能让爱我的人们难过。

©清晨 | Powered by LOFTER